深圳桥牌网休闲空间桥艺人生[转贴]桥牌道德
    
 
[转贴]桥牌道德
发起人:疯骡  回复数:8  浏览数:18447  最后更新:2009/6/12 17:31:33 by maomaod

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 帖子排序:
2005/9/27 23:11:12
疯骡





魔导师

角  色:管理员
发 帖 数:2639
经 验 值:3188
注册时间:2003/9/4
[转贴]桥牌道德
迈克.罗森博格撰

  道德对桥赛有多重要呢?在我心里,它是极端重要的。如果桥艺的根基并不完全的【干净】,整个桥赛就被污染了。

  可悲的是,每一位桥手都在道德上犯了某些轻罪,至少大家皆是浑然不知(知道的话就是重罪的了)。

  一当讯息传送过来,桥手的判断就受到影响,你不能坦荡的说,【不管怎样我总会那么叫的,】因为你无法知道你将会怎么做,即使你的决定早于同伴的停顿之前,这样的说法也没有用,有两个理由:
第一,你可能不知道该停顿影响你的决定有多深;
第二,更重要的,你未曾改变过心意吗?

  有时候人们会跑来说,【我要告诉你一个道德上的问题,】我的回答是,【你已把问题毁了。】
  问题的情况总应被直截了当的陈述而没有任何停顿,即使如此,困难还是很大。
  许多错误的出现系因桥桌上桥手会对自己说,【我怎么做都没关系。】不管答叫者是否怀疑可能面临道德性问题,他知道要做一个相关性的决定,而这必影响到他的判断。

  很奇怪的,在试图想为有疑问的叫品辩护的桥手身上,可清楚看出这点,每当我提出同伴已作处罚性赌倍的牌,被问道的专家几乎一致的要说派司,有意或无意的,他的理由是:
【他(提出问题的人)很可能是赌倍者,我才不要变成(唯一)一个改叫的人,象他白痴的同伴一样错失1100的罚分。如果对方成约了,我总可以说持那种牌我绝不赌倍。】

短暂停顿

  ......两秒钟的停顿,是最被滥用且应面对的道德问题之一。它经常泄露了讯息给同伴(有意或无意的),也是相当难以纠举。

这是一个最平常的例子:

. 开叫人 答叫人
1 1
2(短暂停顿)

  短暂停顿表示三张支持,或短暂停顿再予以支持表示两张,而正常的节奏
的加叫表示三张,在竞叫的过程中,短暂停顿再派司会被当作一项武器,表示
想竞叫,例如:
............西..........北..........东..........南
...........1..........1..........2.........2
-
..........或对目前的合约表示怀疑,如:
...........西..........北...........东.........南
.........1NT..........X............2.........X
-
  即使承认有些许停顿,非违规的一方也不象能从桥规中获得什么,大多
数的情况里,他们甚至不会麻烦的去请裁判

弹性叫牌

  自古以来专家间就不断的争论这个问题:由描述你的牌情小心的探寻最佳
合约好呢?或是快速的叫上最后合约较佳?
  主张快速叫牌的人相信虽然叫牌不科学会有所失,但可从对手因讯息不足所造成的【错误】获得更多;主张弹性叫牌的人不是不同意这一点,就是对经由此种叫法的结果感到更舒服。

在我的的经验里,快速叫牌者要比弹性叫牌者成功,或至少比我一位他们
【应该】的更成功。

  我相信主要的理由是,只要同伴合乎节奏的叫牌,他们对此叫法都很自信,但在同伴停顿后,快速叫牌的人就变成弹性叫牌的人了。这意味着当同伴叫出典型的牌后,快速叫牌者立刻会叫上最佳合约,不会透露不需要的讯息,当当同伴作了稍微瑕疵的叫牌,快速叫牌的人就改变成弹性叫法来寻求了。

例如,班恩(Ben)这位快速叫牌者持下牌:
:A108XX
:XX
:AQX
:AQX

  他的同伴开叫1,班恩答叫1,同伴经过一番考虑后叫1NT,如果同伴没有这一叫牌的停顿,班恩为了不让对方获得可能的讯息,会直叫3NT。但是,现在班恩以2查寻,足够合理,同伴叫2,了解同伴停顿背后最象的意义下,班恩弹性再叫3,自然和逼叫,同伴叫3,班恩叫3NT,同伴又叫4,班恩叫4,同伴直跳6

同伴的牌是:
:Q
:AKXX
:KXX
:KJXXX

  叫的相当好,如果你相信上诉会改判结果,你可能对,但有无数象这样的牌,班恩皆可以获得好处,或者不会有所失。

另一个情况:
开叫人 .答叫
1NT 2(转换)
2 3NT
正常情况下,这只是一个成局的选择,但答叫人可能持了只有同伴至少三张黑桃才有满贯的牌,开叫人此时通常会派司或改叫4,但他也可能扣叫.弹性叫牌的人在没对2作预先接受(叫3等)下,如持高限会扣叫,但如果同伴如预期般的止叫,则扣叫可能帮助了对方的防御。因此,班恩这位快速叫牌者只有当同伴有停顿再作叫牌的情况下,才会扣叫。当然,具有道德的同伴会于叫2H前先想想计划,但如果班恩警觉的话,结果仍是一样。再一次,班恩是稳赚不赔的。

  弹性叫牌的人一直对他们的叫法有信心,在同伴合乎节奏的叫牌下,没有好处可拿,对快速叫牌的人改为弹性叫牌时,他们也无法求助于裁判。毕竟,他们不会每牌皆快速叫牌,只在时机正确时才为之——谁能规定他们呢?

逼叫

  有一次我看到一位世界知名的专家在盘式桥牌赛里拿了:

:10XX
:K10XXX
:XXXX
:X

  他的同伴也是位专家,开叫了1,他答1,同伴跳叫2,他派司了。离开牌桌后我轻声问他,【你知道这牌你有不道德吗?】
  【你胡扯什么?】他说,【并没有人停顿】
【这正是我的意思,】我答道,【如果同伴有停顿的话你会怎么做?】
  他想了一下,承认他很可能叫2NT,希望听到3,他再加叫至4

  明显这是不正确的,但能怎样?如果在上例假设的停顿情况你找裁判,他可能告诉你在同伴逼叫后,有义务再叫;但如在没有停顿的情况下你叫裁判,你可能被笑翻天。

  即使在开叫1前即有停顿,继续叫下去可能也是【义务】,――同伴可能是5-5黑套且接近2开叫的力量,4可能很铁。此一例是很难判定的。

逼叫性派司
  我记得看过一例,停顿再作逼叫性派司后裁判被招来,事实上他的裁定是逼叫性派司传递了怀疑的消息,而停顿,因此没有不合法的讯息传递,于是不罚。由于不想开罪别人,所以我不说什么。但是,对我而言,合乎节奏的派司(我真的不想作什么)和停顿后的派司(我真的想作什么),似乎是二个不同的领域。

  还有更进一步的问题,如果同伴合乎节奏的派司――【看看后再派司】,你也没有合理的抱怨,即使对手承认派司是逼叫,因为没有传递不合法的讯息。停顿将派司变成100%的逼叫情况,多实在,哈!

防御牌张

......有些最过分的不正当道德出现在打牌过程里,但是,这些问题是这么的复杂,有时也很细微,所以通常桌上没有人了解不幸已经发生,让我们看一个简单的情况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北(明手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:64
..........西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东
.......:K85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:Q10972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南(庄家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:AJ3
......无王合约里,东家获得上手转攻10,大家都跟小,东家续引7,南家想了想上A,西家长考后抛K,之后东家再度上手后拔Q,于是防御方取得胜利。但如果西家SK跟的很平顺呢?或许东家会打他双张而采取另一种防御。

......另一种情况: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明手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:KQJ6
.......(你)
.......:52
......开叫过1NT的庄家手上出3,你跟5,明手上K,同伴想想后跟小。在同伴考虑的情况下,现在你很自然的可以做好防御,当然,突然间你对定位庄家的大牌已没问题,事实上,在同伴扣住黑桃后,你现在甚至可能表现出犀利防御,象庄家由明手引另一门花色到他的Q时,你将K扣住。

......另一个例子:你首引对抗3NT,之后同伴上手开始考虑。明显的,你的花色同伴并不长,所以现在很可能你可以计算出庄家的分配。附带要说,如果同伴停顿后回引你的花色,通常是表示他只持了双张。再一次这是一个道德的问题。

......我发现下牌颇具教育性: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北(明手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S:J5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H:Q73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D:74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C:KQJ854


........西
.......S:K109
.......H:A854
.......D:A963
.......C:109
...................南.....................北
...................1D..................3C(邀请)
..................3NT
.......再一次重要的序分赛里,西家是位世界知名的专家,他首引S10到SJ、SQ和S2,东家回引S4到S3、SK和S5,西家续引S9到D4、S6、SA。庄家出C2到C9、CK、C3(颠倒信号),然后拉D7到D5、DK、DA,西家现在拔HA到H3、H10、HK,然后停下来思考,最后,他认为不是庄家刚刚想偷取一墩方块,就是已没有什么关系,所以回方块。

.........庄家的牌是:
.........S:A732 H:KJ D:KQJ1082 C:2
......现在庄家合约垮一(将H7与H8互换,他就可以挤垮东家成约)。明显的,第七墩转攻梅花可以机击垮合约二墩,而明显这也是正确地防守,有二个理由:
第一,如果南家有CA,就会开叫1NT了;
第二,如果庄家想偷吃一墩,他会攻击红心而不是没有Q的方块。

  这牌我要表示的目的是什么呢?我的重点是东家平顺的扣住梅花。如果他扣住前做了停顿,我不怀疑西家会表现出胜利者的防御,而如果庄家声言他遭受损害,裁判会告诉他西家并没有获得外来的帮助,判断此一明显情势并不难。进一步,南家很可能会被告知不要作此无谓的抗议。

.......你听过许多桥手这么说他自己的防御,【我并非在想这一墩,而是在想整手牌。】这正常的表示桥手不愿被指为是在想下一墩,先撇开它是有点不坦白的事实,确实是有些瑕疵,
第一,可能给予同伴讯息;
第二,我注意到有时该桥手确实是在考虑那一墩牌,但不愿承认;
最后,我认为,庄家有权利知道那一墩你有问题――我相信快速的思考应获得赞赏。
  当然,【打第一墩前总是先想想】的桥对是正确的,否则称不上好桥对。很奇怪的,当他们想要同伴继续【明显的】防御时,通常就忘了想想再出牌,这带我们到信号的主题信号

  当同伴吃住某墩时,通常你需要以信号告诉他如何继续。
  经常不清楚要给什么信号,所以你会深思熟虑后再跟派,现在同伴找到了胜利防御,打完这副牌后你与同伴互相恭喜,此种信号节奏变成信号方法本身的一部分,我觉得是大错特错。
  我不愿指出在作信号前以停顿加强信号的牌手(或许应该指出才对)――每一个人皆知道这是不对的,但不清楚的信号也是不好的(如非最坏)。
  
  例如史密斯信号,你要同伴续攻或转攻,可能真的很困难在短暂时间内知道,但经由思考此一信号,可戏剧化的增加同伴知道胜利防御的可能性,当你给他此项【胜利】信号,他绝不会走错,当然如你没有这么做时,他也可能应用桥艺逻辑找到。

  还有,如果你以正常节奏作信号,同伴更像会不经思考的盲目跟牌。

  就本人而言,我拒绝作信号前想一想,我必须承认,在过去很多年里,这种心态让我奉送不少......合约,因为我作了错误的信号,或因同伴误解我暧昧不明的信号,或因他甚至没了解我是在作信号。
  事实上,有时同伴试图给我作信号的花色王吃,但如果我更仔细的考虑我的信号,相信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对我而言,知道同伴做了正当的事,心里十分坦然,也弥补了所失。

解决方法

  首要的解决方法操在判决者手里,裁判的判决绝对应有利于非违规的一方,责任控诉的对象总应是停顿的人,裁判对违规方有利的唯一情况,应是他认为非违规方的控诉是无谓的,而且,上诉委员会对违规方做有利判决应是重大决定。此种方式的信息,应是传遍桥艺世界各角落。

......想完全解决短暂停顿的问题是不切实际的,但可做某些安排来减轻经此一问题,一个是规定每个叫品前要停3-3秒,如此去除了由快速叫牌得到的推论,另一个好方法是,有时计划一下叫法,明显的叫法也停顿一下来准备下一个叫品,如果你停顿的时机是有几分的随机,同伴要从中获得利益就困难了。这方面最大的违规就是当你想要同伴叫牌时就作短暂停顿,而希望他派司时就快速派司或止叫。

......停顿的弹性叫牌问题,是真的没有解决的办法,只能要求每个牌手本乎良心。当同伴快速叫牌,要考虑你【知道】他不会持有的牌来叫牌;而当他缓慢叫牌,就要考虑拒绝此项经不科学方式获知的利益。

关于逼叫派司,我相信每一桥对的约定卡应已说明是否容许对逼叫品派司,如果是【不容许】,则任何违规都需要辅以详实的说明(也就是说,如果一方诈开叫,可以派司答叫);
如果是【容许】(更平常),则慢速逼叫品后的叫牌,应该予以详细审查。同样的,每一桥对在叫牌卡上应可能清楚的定义逼叫的约定,任何不清楚的定义,裁定或上诉委员会可以视为非逼叫。

......当同伴在防御停顿时,要考虑打他【不会】持有的牌是否合乎逻辑。例如,当你的同伴停顿思考是否要扣住A时,,直到同伴实际出了牌,你唯一的思考和计划应基于同伴【没有】A的假设前提。

......思考未来的一墩打那张牌应是不合法的,但有两墩例外:上手引牌时和第一墩时。对如何处理第一墩,我的建议是:四位桥手应一起决定,庄家打第一墩前应考虑多久(很可能是十至三十秒间),上限时间到时桌上开始打牌。明手摊下牌后,明手(或首引者)应等待同意的时间到了再宣布【开始打】,之后,出牌前的思考必须是只限于要出的牌,如果庄家想要的话,应可允许他在时限前出牌,但之后下一个出牌人可允许在明手说【开始打】时才出牌。

......对信号的考验应是不合法的,如果你们的信号方法经常需要你停下来思考,或许就太复杂了。不要惊慌――不会有人这么要求的,但是,我认真的建议你这么做。


概要

......停顿就像摇动同伴头上的警铃,在停顿的情况后,我们应该尽力考虑我们原本不知的情况,予以弥补。如果你未曾将自己处于这种情况来叫牌,或未曾作出你【知道】会使你失败的行动,则你称不上是一位活跃的道德桥手。不要试着使采取的胜利行动合理化,你要努力为失败的行动辩护。

......当周遭的人都没这么做时,为何你要这么做呢?

......只因我们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,而唯一你真的能改善道德的人就是你自己,如果我们不这么做,我们将永远无法提升让我们着迷的比赛到它应有的水准。


[此帖子已被 疯骡 在 2005-9-27 23:22:31 编辑过]
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
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
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。车尘马足显者事,酒盏花枝隐士缘。
若将显者比隐士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若将花酒比车马,彼何碌碌我何闲。
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
2005/9/28 15:24:41
红布





工兵

角  色:注册用户
发 帖 数:29
经 验 值:37
注册时间:2005/7/6
[转贴]桥牌道德
严重支持!桥牌的胜利应该靠技术和合理的运气取得,而不是靠一些“诡计”。否则大家不如去搓麻将、斗地主、玩拖拉机;或者去赌牌九、闷金花,出老千赚大把银子。
2005/9/29 13:15:45
老头子





连长

角  色:信任用户
发 帖 数:373
经 验 值:441
注册时间:2005/3/21
[转贴]桥牌道德

严重反对!我耐着性子看完文中所有段落,仍然不知作者的目的何在?除了教导人家怎么获得不道德信息外,无外是标榜自己挖空心思怎样从延迟中得益的研究成果。

我亦都极度反感不少大师在牌桌上,动辄指责一些初学者迟疑的举动。如果剥夺一个业余爱好者在桌上思考一些非常见问题的空间,那还真的不如叫他们斗地主、拖拉机了。

清者自清,自洁其身。这等同于禅宗所述小和尚见到老和尚背女孩子过河的故事,隔日还问:感觉如何?老和尚答:我放下了,你还背着?!

除非真的准备步入职业圈,贴主花时间研究这些问题,还不如去温习一下重开叫之类的基本功。
2005/9/29 13:25:04
糟老头子





见习魔法师

角  色:信任用户
发 帖 数:67
经 验 值:72
注册时间:2005/6/20
[转贴]桥牌道德
坚决支持老头子。职业牌手应该重在职业道德方面,跟职业技巧。
严重同意老头子反感某些所谓大师对初学者的态度,很多现在所谓的大师,嘿嘿,老头子
系列的人打牌的时候,丫们还不识数呢。
敬言初学的牌手,高手可能每场都赢你,但没有人所有的牌都比你处理得好。没有什么人
是有这样的智力水平可以每副牌给你指导的。
里斯般的牌手永远不是伟大的牌手,也不是职业牌手。充其量是个桥牌玩的不错的职业赌徒。
我之理解桥牌,如同音乐美术般的艺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空间。
2005/9/29 13:44:40
小二黑





魔法师

角  色:信任用户
发 帖 数:435
经 验 值:506
注册时间:2003/11/7
[转贴]桥牌道德
任何游戏----都是有规则的,之所以有规则,是因为有人不遵守规则。 人人都不遵

守规则,则游戏不存在。 人人都遵守规则,那么规则将不复存在。 这就是人类的真实

本性-----不能不游戏,又不能遵守规则。或许,这也是人类进步的原因之一,总是有人

打破一些规则,破坏一些条条框框,冲出规则的束缚。 也就是说,所谓规则,也只是大

多数人认可的规则。如果从人本位角度来看,谁也没有理由将自己或某一部分人的观点

或大多数人认可的规则强加于一个反对者。
2005/9/29 14:00:09
糟老头子





见习魔法师

角  色:信任用户
发 帖 数:67
经 验 值:72
注册时间:2005/6/20
[转贴]桥牌道德
二黑:
规则之所以为规则,并不是因为别人不遵守,而是在于他的公正跟公开。
试想如果牌的规则为允许各种暗号,密约一类。同样是公开的,同样对参与人
是对等的。所以什么是好的规则,这才是问题的根本。你的好的规则应该是
最大限度体现美感,最大限度摒弃不道德行为有空可钻。
骡老师的题目很好,但是立论有问题,如果是描述规则的不完善之处倒是
更合理点。
2005/12/14 14:00:40
假老头子





工兵

角  色:注册用户
发 帖 数:27
经 验 值:28
注册时间:2005/7/7
[转贴]桥牌道德
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看问题的角度不同,都是正确的!除了那块起哄的尿布。
2008/11/18 22:09:28
asdfg55





工兵

角  色:注册用户
发 帖 数:26
经 验 值:39
注册时间:2008/11/18
[转贴]桥牌道德
支持版主的观点,桥牌是一项高雅的智力项目,应该遵守公平的原则。我喜欢桥牌,希望能和大家多交流。
2009/6/12 17:31:33
maomaod





工兵

角  色:注册用户
发 帖 数:5
经 验 值:5
注册时间:2009/6/12
第一次放开束缚,到周边城市转了转。
  所谓的旅游,并没有带给我实质快乐。倒是旅途劳顿,让原本受伤的胫椎腰椎,更加疼痛难忍。看着身边雀跃的女儿和侄女,还有周围陌生的新环境,终日背负工作压力的心,以一种漫游状态,一点点在放松,忘了连日紧走慢赶的疲劳和疼痛,唯记得:人生最美好的风景,是在整个过程,而不在最终目的!
  秋夜,冒着细雨归来,穿家居服的丈夫,一脸的笑意。浓浓的亲情,溢满了小屋,也溢满极为平常的对话里:“你走这几天,老爹打过好几个电话在问,你和女儿没有我带着出去,行么?我说你放心,她跟她哥哥一起,再说她那么大了,就不能自己出去?老爹还在电话里交待我,没事儿在家呆着别出去,等你们回来。”我笑了,关爱如香槟让人醉入其中。
  老公还说,他又添加了几样实木家具。是的,我都看到了,崭新的电视柜,桌头柜,盆景架。走进卧室,松木床上铺盖着崭新加厚的棉被。归家的女儿,似一只远行疲惫的鸟儿,再次放弃自己明艳的床铺,洗净一身的疲劳后,只一刻功夫,便在大人素雅温软的床上幸福安静地入眠。看着屋内变化的一切,可以想见,丈夫一人为此付出有多辛苦。
  此刻,我拥有并享受这些快乐的感觉,有多幸运!这种平静背后的满足与幸福,像极了每日流逝的光阴。当你偶然用心够触摸的时候,你才会满怀感恩,庆幸自己拥有!可是,大多时候,我们尚且来不及体会,它便如顽童,悄然在发间涂抹上若隐若现的白色,只有在刹那间拔掉白发,才如醍猢罐顶,拥有的时候为何不曾珍惜……老公说:“今晚才算安静了些,楼底下开北汽教练车,那个人的母亲死了,热闹了几个晚上”。 wow gold  我惊诧不已,那个老太?一直好端端的呀,每天清晨我上班出门,都能遇见她踮着小脚,左手拄拐杖,右手提小凳,走走停停像在找东西。那时我猜想,她一定是在找太阳。找适合自己坐一天或半天的位置。我还记得,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串长长的钥匙链,随行走左右摆动着。这才多久,她就离开这个世界了?
  我开始猜想老太的死因,却怎么也猜不出来。但不管是病死或是老死,她终究离这个世界而去了,那一双在人来人往的路口,无助混浊的小小眼睛,和拄着拐杖弯腰佗背的身影,恍如昨天。我想,她大概是要继续寻找她心中所想,任谁也猜不到的东西去了罢。
  “真可怜,人活着的时候没有热闹,死了反倒热闹了。”老公笑着随口说。他不一定见过那老太,他并不知道我虽然没和老太说过话,但每次遇见她,我都细心地观察她。我之所以观察,是因为我知道,我老的时候,亦会如她一样,用孤独的心,茫然感受周围陌生世界。 wow gold 生前孤独和死后热闹,是人性的回光返照。无论是哭抑或是笑,其结果都只是徒劳一场。
  第二天到公司,案头工作依然如旧。数日后再见的喜悦,使我情不自禁拥抱微笑的妹妹,宽容第一次接手业务有所疏漏的弟弟,满怀感恩之心。
  心,放开了,态度自然亦改变了。
  哪怕是在听一首音乐,过去很多时候,无论旋律有多优美,在我听来充其量只是一种躁音,因为要急着赶路,欲到达疯狂工作的目的地。现在才明白,大多时候,累的含义,不是来自身体,而是来自精神的压力。心灵被束缚,才让自己变成了生活的奴隶!
  对旁边轻松说笑的人,不再持有干扰工作的反感心理,而是把此做为调节工作压力的方式;行驶路上,车里收音机正在播放舒缓的歌曲,刚好借此闭眼睛一会,尽可能想像无法获得的浪漫感觉;多出去行走看风景,户外的清亮,定能够冲刷干净长期灰暗的心,生命,又会重新焕发勃勃生机!
  只是慢半拍而已,在适当的时候。只是把心放开,面对周围纷杂的世界。生命的路上,景色繁多,眼前那么一点灰暗,不足以成为不可卸载的重负,使我们错过人生途中,尚未看到的风景。
  生命的轨迹,如果注定只是一个过程,那么走在路上的我们,为何不好好享受并拥有整个过程,而何必深陷自制的苦海,去追究臆想的结果呢?
  如那位逝去的老太,生命终极,所有的景色,她再也看不见。
用户在线信息
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: 1 人。其中注册用户 0 人,访客 1 人。


深圳市桥牌协会

  • 联系我们 - 深圳市桥牌协会 - 论坛存档 - 返回顶部
    Powered by SZBRG 2008 ACCESS © 1998-2022
  • Processed in 0.63 second(s)
    Server Time 2022/6/27 7:18:29